首頁 時政動態 關注民生 攝影愛好 法制時空 社會資訊 科技資訊 體育快訊 美食天下 醫療健康 政策法規
設為首頁
文化傳真
深入基層送文化 扎根人民再出發
傳統文化如何與思政相融? 嘉興學院教授
開發僑鄉資源構建人文灣區(僑界傳真)
“旅游熱”興起 浙江民俗文化游走俏海內
“文化走親東盟行”走進緬甸
遼文化研究
溫州文化 五年連奏漸強音
國投信達集團到訪張家口宣化區 以冬奧為
沈陽法庫:遼文化產業基地再掀旅游熱潮
霸道可以氣勢洶洶于一時,而王道終將贏
《對話百家》出版 130位當代中國作家帶來
攝影愛好
攝影師許可:記錄江北機場30年發展變遷
時尚創意:鄭州婚紗攝影排名哪家好【摩
索尼黑卡相機RX1RM2,風光攝影的小助手
鯨魚你好!攝影師意外邂逅鯨魚 水下拍攝
在線獲取《藍菲》三亞婚紗攝影宋小寶攝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遼文化遺存 > 文章
探尋|去往遼金的宋朝使者,為何會恐懼于這種“變質”的文化?
發布時間:2019-06-13 16:00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巴林左旗新聞網小編  

是一種既有別于原北族文化,

又有別于原中原文化的“第三種文化”,

對傳統的“中國”意識,

構成巨大的挑戰和威脅。

現在就來看看,

這些帶著各種心思的使者們,

見到了什么人經歷了什么故事,

讓他們看到一個“變質的中國”?

本期推出的,

是首都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江湄的文章:

宋人的“華夷之辯”與“中國”意識

文章原刊載于《文匯報》,

特致謝忱。

探尋|去往遼金的宋朝使者,為何會恐懼于這種“變質”的文化?

遼北宋西夏時期全圖

1143年(紹興十三年)十二月,

宋金互派使者賀正旦,

從此正式開始通使,

至1217年(宋嘉定十年,金貞祐五年)金宋開戰,

兩國結束外交關系,

宋金之間保持通使七十余年。

在這七十余年之間,

宋朝前往金朝的使者

都是行經淮北、河南、河北,

到達金朝中京即今北京。

透過這些宋朝士人的眼睛,

我們可以看到,

他們是如何理解并適應當時的“天下”的。

探尋|去往遼金的宋朝使者,為何會恐懼于這種“變質”的文化?

金南宋西夏全圖

“樸茂之風亦替”

早在北宋末年,宋朝已頻頻向初興的女真政權派遣使者,商議合軍攻遼,史稱“海上之盟”。后來領導了五馬山抗金義軍的馬擴于宣和年間多次出使金國,留下了《茅齋自敘》這樣第一手的見聞資料。

在他的眼中,初興的女真雖然窮陋荒蠻,但卻樸野厚重,元氣淋漓,他對此不無贊賞。宣和四年(1122),馬擴曾隨同阿骨打一起打獵,當時女真本部已經有農業生產,但居民稀少,只能種些稗子、舂米。打獵中間,馬擴與阿骨打及其他女真貴族共食,號稱“御宴”,不過是在土炕上擺幾個矮桌子,每人一碗稗飯,用木盤盛著鹽漬的瓜菜,各種肉食或烤或煮或生吃,用刀切著食用,飯后,以薄酒傳杯冷飲。十余日后,馬擴以宋使身份向阿骨打遞上國書并赴宴。當時,已號稱皇帝的阿骨打并沒有修建宮殿,只有一間房屋,炕上設金裝交椅兩副,阿骨打與其夫人并坐,而另一位夫人親理雜務。阿骨打對馬擴說:“我家自上祖相傳,止有如此風俗,不會奢飾。只得個屋子,冬暖夏涼,更不必修宮殿,勞費百姓也,南使勿笑。”

探尋|去往遼金的宋朝使者,為何會恐懼于這種“變質”的文化?

白釉三叉提梁壺 遼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和馬擴一樣,宋人其實非常欣賞女真初興之時的淳樸風俗,尤其贊賞其君臣官民之間的平等。靖康元年(1126)陷金而于紹興十年(1140)回到南宋的張匯說,在金太祖阿骨打時期,女真人雖有君臣之稱,但他們之間的關系就像親密戰友一樣,“攜手握臂,咬頭扭耳。至于同歌共舞,莫分尊卑而無間”。雖說如“禽獸”一般,沒有什么“儀法”,但“情通心一,各無覬覦之意焉”(《金虜節要》)。

另一位叫做陳準的南宋使者曾記錄女真族在戰爭中實行的軍事民主制度:“國有大事,適野環坐,畫灰而議,自卑者始,議畢即漫滅之,不聞人聲,其密如此。軍將行,大會而飲,使人獻策,主帥聽而擇焉,其合者即為將,任其事。”其說在南宋流傳甚廣,很多人認為這正是女真族能夠上下團結,所向披靡的重要原因,朱熹就稱贊說:“賞罰如此分明,安得不成事!”(《朱子語類》卷133)

從金太祖到金熙宗,在短短十余年間,女真族從一個落后的氏族部落聯盟迅速發展壯大,滅遼滅宋,從各個方面迅速學習、吸收中原漢地文明,同時用殘酷的暴力手段消滅氏族貴族勢力,建立起君主專制中央集權。金朝的暴興驟起,速度驚人,氣勢宏大,但在宋朝使者眼中,這并不是一個值得稱道的歷史奇跡,而是一種可悲可嘆的喪失和墮落:“近年稱尚漢儀,樸茂之風亦替。”(佚名:《呻吟語》)

探尋|去往遼金的宋朝使者,為何會恐懼于這種“變質”的文化?

二十四孝故事陶塑

山西博物院藏

1125年(宋宣和七年,金天會三年)正月,宋使許亢宗一行來到金上京會寧府(今黑龍江阿城),就在這一年的二月,遼天祚帝被俘,十月金兵南下伐宋,北宋即將面臨覆亡的命運。與馬擴之行僅隔三年,而使者們再也感覺不到什么“樸茂之風”,他們看到的是一個暴發戶大擺排場,耀武揚威。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512006001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507213 備案號:蒙ICP備09003619號-3 內蒙古新聞網站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鏡像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虚拟网球